首页 > 藏经阁 > 经藏 > 阿含部 > 中阿含例品法庄严经第二
中阿含例品法庄严经第二
时间:2009-3-31 关注人数: 作者:乐山佛教协会

(二一三)中阿含例品法庄严经第二(第五后诵)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释中。在释家都邑。名弥娄离

尔时。拘萨罗王波斯匿与长作共俱有所为故。出诣邑名城。拘萨罗王波斯匿至彼园观。见诸树下寂无音声。远离。无恶。无有人民。随顺燕坐。见已。忆念世尊。拘萨罗王波斯匿告曰。长作。今此树下寂无音声。远离。无恶。无有人民。随顺燕坐。此处我数往见佛。长作。世尊今在何处。我欲往见

长作答曰。天王。我闻世尊游释中。在释家都邑。名弥娄离

拘萨罗王波斯匿复问曰。长作。释家都邑名弥娄离。去此几许

长作答曰。天王。去此三拘娄舍

拘萨罗王波斯匿告曰。长作。可敕严驾。我欲诣佛

长作受教。即敕严驾。白曰。天王。严驾已讫。随天王意。拘萨罗王波斯匿即升乘出城外。往至释家都邑。名弥娄离

尔时。弥娄离门外众多比丘露地经行。拘萨罗王波斯匿往诣诸比丘所。问曰。诸尊。世尊今在何处昼行

众多比丘答曰。大王。彼东向大屋。开窗闭户。世尊今在彼中昼行。大王。欲见便往诣彼。到已住外。謦欬敲户。世尊闻者。必为开户

拘萨罗王波斯匿即便下车。若有王刹利顶来而得人处。教令大地。有五仪饰。剑.盖.华鬘及珠柄拂.严饰之屣。彼尽脱已。授与长作。长作念曰。天王今者必当独入。我等应共住此待耳

于是。拘萨罗王波斯匿眷属围绕。步往至彼东向大屋。到已住外。謦欬敲户。世尊闻已。即为开户。拘萨罗王波斯匿便入彼屋。前至佛所。稽首礼足。再三自称姓名。我是拘萨罗王波斯匿。我是拘萨罗王波斯匿

世尊答曰。如是。大王。汝是拘萨罗王波斯匿。汝是拘萨罗王波斯匿。拘萨罗王波斯匿再三自称姓名已。稽首佛足。却坐一面

世尊问曰。大王。见我有何等义。而自下意稽首礼足。供养承事耶

拘萨罗王波斯匿答曰。世尊。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世尊。我坐都坐时。见母共子诤。子共母诤。父子.兄弟.姐妹.亲属展转共诤。彼斗诤时。母说子恶。子说母恶。父子.兄弟.姐妹.亲属相更说恶。况复他人。我见世尊弟子诸比丘众从世尊行梵行。或有比丘少多起诤。舍戒罢道。不说佛恶。不说诸法恶。不说众恶。但自责数。我为恶。我为无德。所以者何。以我不能从世尊自尽形寿修行梵行。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见一沙门梵志。或九月或十月。少多学行梵行。舍随本服。复为欲所染。染欲着欲。为欲所缚。憍骜受入。不见灾患。不见出要而乐行欲。世尊。我见世尊弟子诸比丘众自尽形寿修行梵行。乃至亿数。我于此外。不见如是清净梵行。如世尊家。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见一沙门梵志羸瘦憔悴。形色极恶。身生白疱。人不喜见。我作是念。此诸尊何以羸瘦憔悴。形色极恶。身生白疱。人不喜见。此诸尊必不乐行梵行。或身有患。或屏处作恶。以是故诸尊羸瘦憔悴。形色极恶。身生白疱。人不喜见。我往问彼。诸尊何故羸瘦憔悴。形色极恶。身生白疱。人不喜见。诸尊不乐行梵行耶。为身有患耶。为屏处作恶耶。是故诸尊羸瘦憔悴。形色极恶。身生白疱。人不喜见。彼答我曰。大王。是白病。大王。是白病

世尊。我见世尊弟子诸比丘众乐行端正。面色悦泽。形体净洁。无为无求。护他妻食如鹿。自尽形寿修行梵行。我见已。作是念。此诸尊何故乐行端正。面色悦泽。形体净洁。无为无求。护他妻食如鹿。自尽形寿修行梵行。此诸尊或得离欲。或得增上心。现法乐居。易不难得。是故此诸尊乐行端正。面目悦泽。形体净洁。无为无求。护他妻食如鹿。自尽形寿修行梵行。若行欲乐行端正者。我应乐行端正。何以故。我得五欲功德。易不难得。若此诸尊得离欲。得增上心。于现法乐居。易不难得。是故此诸尊乐行端正。面色悦泽。形体净洁。无为无求。护他妻食如鹿。自尽形寿修行梵行。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见一沙门梵志聪明智慧。自称聪明智慧。博闻决定。暗识诸经。制伏强敌。谈论觉了。名德流布。一切世间无不闻知。所游至处坏诸见宗。辄自立论。而作是说。我等往至沙门瞿昙所。问如是如是事。若能答者。当难诘彼。若不能答。亦难诘已。舍之而去。彼闻世尊游某村邑。往至佛所。尚不敢问于世尊事。况复欲难诘耶。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见一沙门梵志聪明智慧。自称聪明智慧。博闻决定。暗识诸经。制伏强敌。谈论觉了。名德流布。一切世间无不闻知。所游至处坏诸见宗。辄自立论。而作是说。我等往至沙门瞿昙所。问如是如是事。若能答者。当难诘彼。若不能答。亦难诘已。舍之而去。彼闻世尊游某村邑。往至佛所。问世尊事。世尊为答。彼闻答已。便得欢喜。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见一沙门梵志聪明智慧。自称聪明智慧。博闻决定。暗识诸经。制伏强敌。谈论觉了。名德流布。一切世间无不闻知。所游至处坏诸见宗。辄自立论。而作是说。我等往至沙门瞿昙所。问如是如是事。若能答者。当难诘彼。若不能答。亦难诘已。舍之而去。彼闻世尊游某村邑。往至佛所。问世尊事。世尊为答。彼闻答已。便得欢喜。即自归佛.法及比丘众。世尊受彼为优婆塞。终身自归。乃至命尽。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见一沙门梵志聪明智慧。自称聪明智慧。博闻决定。暗识诸经。制伏强敌。谈论觉了。名德流布。一切世间无不闻知。所游至处坏诸见宗。辄自立论。而作是说。我等往至沙门瞿昙所。问如是如是事。若能答者。当难诘彼。若不能答。亦难诘已。舍之而去。彼闻世尊游某村邑。往至佛所。问世尊事。世尊为答。彼闻答已。便得欢喜。即从世尊求出家学。而受具足。得比丘法。佛便度彼而授具足。得比丘法

若彼诸尊出家学道而受具足。得比丘法已。独住远离。心无放逸。修行精勤。彼独住远离。心无放逸。修行精勤已。若族姓子所为。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者。唯无上梵行讫。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若彼诸尊知法已。乃至得阿罗诃。得阿罗诃已。便作是念。诸贤。我本几了几失。所以者何。我本非沙门称沙门。非梵行称梵行。非阿罗诃称阿罗诃。我等今是沙门。是梵行。是阿罗诃。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自若居国。无过者令杀。有过者令杀。然在都坐。我故不得作如是说。卿等并住。无人问卿事。人问我事。卿等不能断此事。我能断此事。于其中间竞论余事。不待前论讫。我数见世尊大众围绕说法。彼中一人鼾眠作声。有人语彼。君莫鼾眠作声。君不用闻世尊说法如甘露耶。彼人闻已。即便默然。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众调御士。甚奇。甚特。所以者何。以无刀杖。皆自如法。安隐快乐。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于仙余及宿旧二臣出钱财赐。亦常称誉。彼命由我。然不能令彼仙余及宿旧二臣下意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于我。如为世尊下意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也。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昔出仙。宿一小屋中。欲试仙余.宿旧二臣。知彼头向何处眠耶。为向我。为向世尊。于是。仙余.宿旧二臣则于初夜结跏趺坐。默然燕坐。至中夜闻世尊在某方处。便以头向彼。以足向我。我见已。作是念。此仙余及宿旧二臣不在现胜事。是故彼不下意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于我。如为世尊下意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也。是谓我于佛而有法靖。因此故。我作是念。如来.无所著.正尽觉所说法善。世尊弟子众善趣向也

复次。世尊。我亦国王。世尊亦法王。我亦刹利。世尊亦刹利。我亦拘萨罗。世尊亦拘萨罗。我年八十。世尊亦八十。世尊以此事故。我堪耐为世尊尽形寿。下意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世尊。我今多事。欲还请辞

世尊告曰。大王。自知时。于是。拘萨罗王波斯匿闻佛所说。善受持诵。即从坐起。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

尔时。尊者阿难住世尊后。执拂侍佛。于是。世尊回顾告曰。阿难。若有比丘依弥娄离林住者。令彼一切集在讲堂

于是。尊者阿难受佛教已。若诸比丘依弥娄离林住者。令彼一切集在讲堂。还诣佛所。白曰。世尊。若有比丘依弥娄离林住者。彼一切已集讲堂。唯愿世尊自当知时

于是。世尊将尊者阿难往至讲堂比丘众前。敷座而坐。告曰。比丘。今拘萨罗王波斯匿在我前说此法庄严经已。即从座起。稽首我足。绕三匝而去。比丘。汝等当受持此法庄严经。善诵善习。所以者何。比丘。此法庄严经。如义如法。为梵行本。趣智趣觉。趣至涅槃。若族姓子至信.舍家.无家.学道者。亦当受持。当诵当习此法庄严经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法庄严经第二竟(三千三十七字)

最新评论

暂任何数据!
发表评论
请注意:评论不要超过250字!
昵称: 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搜索    技术支持:大成网络
E-mai:manling775@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