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文化 > 佛学文摘 > 中西文化交流的过去与未来
中西文化交流的过去与未来
时间:2008-8-6 关注人数: 作者:乐山佛教协会

    在美国哈佛大学的演讲中,江泽民曾说:“中国的历史文化始终处于发展进步之中。它是通过各种学科各种学派的相互砥砺、相互渗透而发展的,也是通过同世界各国的相互交流、相互学习而进步的。”

    江泽民所强调的两个重点,也正是许多中外学者常提出的,中国只有以本身文化的多元性为起点,方能让世人了解中国文化。若要将此一多元化约成单一的强势主流,只会让中国文化遭受扭曲、更见贫脊而已。中国在历史上不断地与外界交流,传本身的递资产,同时也接收外界的菁华。中国闭关自守期间对中国而言可谓是一段灾难时期。

    今日,中国觉醒了,而且更有自信,比起过去更为开放。诚然,只有对自身的传统深具自信才能进入与其他传统的对话,传送自身最美妙的部分,也接收其他传统最美好的部分。这是一段美好的演进,开启世界的希望。

    我认为这一段过程对中国历史演进来说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吉利的时刻,同时可进一步明了当代如何从历史上汲取经验。本人想要从利玛窦来华史及同年代来华的耶稣会传教士谈起。

    利玛窦在1583年抵达广东省,继而在1601年获得官方准许得以赴北京。再过几年,我们将会庆祝利玛窦获准前往北京四百周年的纪念,中国社会科学院已准备以中文出版利玛窦全集。利玛窦及其同时代的传教士所使用的辞汇,已在1986年载入“栅栏”网站。有很多例证可以说明,在十六世纪末的外国访客里,不乏与中国知识份子进行互动文化交流的人士。有一个例子可以简述这个情况,那就是利玛窦第一本以中文写成的书,名为:《交友论》。这本书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说明了中国与西洋首次进行深入的文化交流,乃是以友谊作为象征。当我们看中西后续的历史发展,的确充满了冲突与不公,但也不该忘记这个象征所带来的意义。

    利玛窦在1601年获准定居北京,直到1610年过世前一直待在北京。期间他始终表现对当代中国文化与律法的尊重。他出版了《坤舆万国全图》,对中国科学开创了新的视野。同时,利玛窦及其同年代的传教士也开始向欧洲介绍中国的科学思维与哲学思想。

    然而,这般对话的精神却为后人所背离。此后有许多西方人对中国表现出轻蔑的态度,将中国视为猎物,而不是共同合作对话的伙伴。今日,我们同处一个历史的时刻,也就是庆贺中国与西方共同对话的决定性时刻。

    然而,事实上,今日双方的接触往往过于快速,流于俗套,或仅止于功利主义的层面。深层的对话对于创造性的对话是必要的,让双方朝共同的方向迈进:世界文明的出现要建立在对话、和平与尊重他人的基础上。利玛窦获准前往北京的四百周年纪念是一个很好的时机,让我们明了:不论中国与西方都同样肩负此一使命。

    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江泽民先生还指出:“中国作为疆域广阔、人口众多、历史悠久的国家,应该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的确,中国能够为世界其他人类尽更大的贡献,也可以吸收其他国家的长处。在今日,跨文化交流应能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我们必须向中西交流的先驱致意,并更进一步放开胆子超越他们的成就。

最新评论

暂任何数据!
发表评论
请注意:评论不要超过250字!
昵称: 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搜索    技术支持:大成网络
E-mai:manling775@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