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文化 > 佛教高僧 > 百丈怀海
百丈怀海
时间:2009-4-19 关注人数: 作者:乐山佛教协会


怀海(720—814)

  怀海,福州长乐人,依潮阳西山慧照出家,从衡山法朗受具戒。后往庐江(今安徽庐江县)浮槎寺阅藏经多年。他听说马祖道一在南康(今江西赣县)开法,即前往参学,与西堂智藏同称入室。他侍奉道一六年,得到印可。道一圆寂后,他初住石门(今江西靖安县),继往新吴(今江西奉新县),住大雄山,岩峦高峻,又称为百丈山。不久,四方禅者奔凑而来,以沩山灵祐、黄檗希运为其上首。他传播禅风二十余年而圆寂,有《百丈怀海禅师语录》、《百丈怀海禅师广录》各一卷。

  怀海禅学的主要特点,是主张众生心性本来圆满成就,只要不被妄想所系缚,就和诸佛无异。他有一段很著名的语句:“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这些语句显示心性本自寂照与随事即用显体的禅宗心要,较道一所说更为具体。他的修行法门,就是根据这个思想,他说:“先歇诸缘,休息万事,善与不善、世出世间,一切诸法并皆放却,莫记、莫忆、莫缘、莫念。放舍身心,全令自在。心如木石,口无所辩,心无所行。心地若空,慧日自现,如云开日出。” 怀海的作略,如打、笑、喝、举拂等,和道一相似。他每逢说法下堂,大众已经出去,却呼唤大众,等到大众回过头来,他又问:“是什么?”他这种提醒学人反省的方法,诸方称为“百丈下堂句”。 怀海并运用禅学于劳动实践中,实行“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规制,他本人就是“作务执劳,必先于众”;他还在《禅门规式》里规定实行“普请”(集众作务)法,上下协力劳动。

  禅宗僧众以前多半住在律寺,后来参学的人日见其多,感到在律寺中对于说法和住持多有不便,道一才开辟荒山另建丛林,然而还没有规章制度;怀海乃折衷大小乘的戒律,制定禅院清规。禅院的最大特点是不立佛殿,只设法堂,表示佛祖亲自嘱咐,以现前的人法为重。又规定以具道眼的禅僧为化主,称为长老,住在方丈;参学的大众,都住在僧堂;长老说法,两序雁行立听,宾主问答,激扬宗要。此外还有关于禅院事务的种种贵定,此即所谓《百丈清规》(《传灯录》卷六题作《禅门规式》)。其书在宋时就失传了,别行宗赜所编《禅苑清规》。元代朝廷今百丈山德辉重编,至元元年(1335)颁行,书名《敕修百丈清规》,八卷,但已全非百丈原来的面目了。明永乐二十二年(1424)同山忠智重刊,即今所传之本。

另具“禅门公案”记载:

怀海参见马祖后,成了马祖侍者。每次施主送斋饭来,怀海一揭开饭盒盖的时候,马祖就拈起一块烧饼,问大众:“是什么?”每回都如此。就这样,怀海在马祖身边呆了三年。

  有一次,百丈怀海陪马祖散步,听到野鸭的叫声,马祖问道:“是什么声音?”

  怀海答道:“野鸭的叫声。”

  过了好久,马祖又问道:“刚才的声音那里去了?”

  怀海答道:“飞过去了。”

  马祖道一禅师于是扭百丈怀海的鼻子,百丈怀海负痛失声。

  接着马祖道一禅师说道:“何曾飞去?”

  怀海一听,立即省悟,却回到侍者宿舍里哀声大哭。当时有僧人问道:“你想念父母了吗?”

  百丈怀海答道:“没有。”

  那僧人又问道:“是被人骂了吗?”

  百丈怀海答道:“也不是。”

  那僧人更是不解,继续问道:“那你哭什么?”

  百丈怀海答道:“我的鼻子被马祖大师扭得疼痛难忍。”

  那僧人又问道:“什么原因呢?”

  百丈怀海答道:“你去问马祖大师好了。”

  于是,那僧人问马祖道一禅师道:“大师,怀海师兄为什么在房里痛哭?”

  马祖道一禅师答道:“这是他悟道了,你去问他吧。”

  那僧人回到僧房,告诉百丈怀海:“马祖大师说你开悟了,叫我来问你。”

  百丈怀海听后哈哈大笑,那僧人感到很惊讶,便问道:“先前哭,现在笑,是何道理?”百丈怀海自言自语:“先前哭,现在笑。”

  那僧人更是莫名奇妙。

  在禅宗看来,浩瀚世界本来就没有空间和时间的分别,野鸭子飞过仅是一种虚妄的象征而已,怎可说什么飞过来、飞过去? 百丈怀海由于执著于虚妄之相和差别意识,故难以开悟;马祖的这一捏,乃是大机大用,把时空的分界当下粉碎,破除其迷执,使百丈怀海顿悟其禅旨。

  百丈回答禅友道“以前哭,现在笑”,这是说,时空观念一变,永恒的本体显现,我与世界都不一样了,这便是当下认识自我。

  

 

  当百丈怀海再度参见马祖道一禅师,师徒俩的问答刚结束时,师父马祖道一禅师振威大喝一声,震得百丈怀海两耳发聩,耳聋了三天。自此以后,百丈怀海深感师父的雷音将随时激励他。

  后来,百丈怀海辞别了马祖道一禅师,前往江西奉新大雄山居住,因山峦峻峭,故取名“百丈山”。没多久,四方来参拜百丈怀海的人日渐增多。最先来参拜的要推黄檗希运。

  有一天,百丈怀海对众门人说道:“佛法非同小可,老僧过去曾被马祖大师一喝,接连三天耳聋。”

  黄檗希运听到此话,不禁连连吐舌,惊异不已。

  百丈怀海问黄檗希运道:“你以后是否要继承马祖大师的机法?”

  黄檗希运答道:“不一定。今天因为师父举了这一公案,才知道马祖大师的大机大用,但我还不了解他。如果以后我继承马祖大师的机法,恐怕很难接引到学人。”

  百丈怀海说道:“是的,是的!你的看法与我相同,只是德性比师父减少了一半。只有见解超过了师父,才能承担起禅教大法的传授。你在很多地方都超过了师父的见解。”

  黄檗希运听后,恭敬地行了个大礼。

   



  唐朝百丈怀海禅师,继承开创丛林的马祖道一禅师以后,创立一套系统的丛林规矩——百丈清规。所谓“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就是此意。这是怀海禅师对禅宗的又一个巨大贡献。 百丈禅师倡导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生活。

  他每日除了领众修行外,必亲执劳役,勤苦工作,对生活中的自食其力,极其认真;对于平常的琐碎事务,更不肯假手他人。 

  百丈怀海禅师九十四岁时,还与弟子们一起劳动。他每日仍随众上山担柴、下田种地。因为农禅生活,就是自耕自食的生活。

  弟子们不忍心让年迈的师父做这种粗重的工作,因此,大众恳请他不要随众出坡,但百丈禅师仍以坚决的口吻说道:“我无德劳人,人生在世,如不亲自劳动,岂不成废人?” 

  弟子们阻止不了禅师服务的决心,只好将禅师所用的扁担、锄头等工具藏起来,不让他做工。 

  百丈禅师无奈,只好用不吃饭的绝食行为抗议,弟子们焦急的问道为何不饮不食? 

  百丈禅师说道:“既然没有工作,怎能吃饭?” 

  弟子们无奈,只好将工具又还给他,让他随众生活。

  百丈禅师的这种“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也成为丛林千古的楷模! 

    


  百丈怀海禅师每天上法堂,总有一个老人夹杂在百丈怀海禅师的众门人中听法。众人离开,老人亦离开。忽然有一天,百丈怀海禅师说法结束后,众门人都退出了法堂,只有老人未走。

  于是,百丈怀海禅师就问道:“面前站立的又是什么人?”

  老人答道:“我不是人,而是在过去迦叶佛时,曾住在此山,因有一学人问:‘出家修行的人还落入因果吗?’我答道:‘不落因果。’然后,500年来我一直是野狐身,今天请大师为我开示,让我脱离野狐身。”

  百丈怀海禅师说道:“你问吧。”

  老人问道:“出家修行人还落因果吗?”

  百丈怀海禅师答道:“不昧因果。”

  老人听后大悟,急忙施礼道:“我已脱离野狐身,住在山后。请求依亡僧还身。”

  百丈怀海禅师立即召集众僧,饭后送亡憎。众门人纷纷议论,大家都是好好的,又没有死人,为什么饭后要送亡僧?到底谁死了,众皆茫然。饭后,百丈怀海掸师带领众门人来到山后大盘石下,以拄杖挑出一只已死的黑毛大狐狸,斋后即按送亡僧之礼火化。

  这则公案是借托一老人500年前,由于错答因果问题,遭致堕野狐身,后经百丈怀海启发,明白了不隐藏因果的道理,方得还人身的故事,宣扬佛教的因果轮回教义。

上一篇:沩山灵佑
下一篇:石头希迁禅师
最新评论

暂任何数据!
发表评论
请注意:评论不要超过250字!
昵称: 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搜索    技术支持:大成网络
E-mai:manling775@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