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文化 > 佛教高僧 > 临济义玄
临济义玄
时间:2009-4-19 关注人数: 作者:乐山佛教协会

义玄(?—867年),唐代高僧,中国禅宗临济宗创始人。俗姓邢,曹州南华(今山东东明)人。禅宗五家中,以临济宗影响最大,法脉延续最久,也以临济宗最具中国禅的特色,而开创临济这一系的,是临济义玄禅师

  关于义玄生平的记载,较完整的是《临济慧照禅师塔记》,由义玄的嗣法弟子作,《大正藏》将其作为附录收入《临济语录》之后,《人天眼目》中全文录此记。义玄年幼时就聪颖灵异,稍长即以孝行名誉乡里,落发出家后,在国家的合法寺院内广泛研读经律论三藏,但觉得它们虽都是济世良方,却未达禅的教外别传之旨,因而他“更衣游方”。外出游方一般应在受具戒之后,《塔记》中记载不详,况且要“更衣”,即换成俗服才出游,其中必有原因。他到江西宜丰的黄蘖山参希运,,又参大愚,这两人都在江西弘法。《景德传灯录》卷十二详细描述了义玄得悟的情形。义玄起初只是在希运门下随大众参侍,有一次首座鼓励他上前问话,接个机缘。义玄问希运,什么是祖师西来意?这是禅门中的一般所问的话头。希运就打,义玄三问,三次挨打。义玄向首座辞行,说道:承您激励我问话,受赐三棒,但只怪我太愚笨,不能领悟,我再到他方行脚去了。首座急忙去告诉希运说,义玄虽然是新来的,但很有特点,他来辞行时请您再接他一把。第二天,义玄向希运告别,希运说,你可以去参大愚和尚。义玄见到大愚,大愚问:什么地方来的?义玄说从希运处来。又问:希运有什么指教没有?义玄就说了三问三度被打的事,并说,不知我错在什么地方。大愚说,这个希运,真像个老太婆,还对你那么亲切叮嘱,你真是太笨了,还来问我错在哪儿。义玄顿时大悟,说道,原来希运的佛法也不过如此。大愚一把抓住他说,你这个尿床鬼,刚才还说不会,现在又这样说,你究竟知道了什么道理,快讲快讲!义玄捣了大愚三拳,回见希运。希运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大愚说什么了?义玄告诉他大愚所说,希运说,这老东西,下次见到他,我要痛打他一顿。义玄说,还等下次?现在就打。接着就给希运一拳。希运哈哈大笑,印可了义玄义玄的峻烈机锋受希运影响很大。义玄后来到河北镇州(今河北省正定县)的临济禅院弘法,后人因此称其宗门为临济宗。唐咸通八年(867)四月十日,义玄寂然而逝,谥慧照禅师,塔号澄灵。后人辑其语要为《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简称《临济录》)。

  义玄的禅法,突出了人的主体性精神,强调自信,强烈反对崇拜偶像。他呵佛骂祖,机锋峻烈,如电闪雷鸣,给人以强烈的心灵震撼。 

  义玄落发受戒后,对经、律、论都有所研究。他初到江西宜丰的黄蘖山参希运,又参大愚,再谒灵祜,后还黄蘖山,既受印可,乃北归乡土。他于唐宣宗大中八年(854年)到河北镇州(今河北正定),在城东南滹沱河畔建立临济院。

  义玄的主要特色是提出四料简、四宾主、四照用的认识原则和教学方法。临济宗的这“四说”,是从佛教的基本教义“四谛说”衍化发展而来。“四谛说”,也就是指四个认识论的基本原则:苦谛、集谛、灭谛、道谛。(1)苦谛是说人生有生、老、病、死之苦,一切皆苦。(2)集谛,是指苦的原因为欲望,有欲望就有要求,有要求就有行为,这就是“业”,人一造业就产生果报,有果报就要产生轮回,一轮回就要重新受苦,这就是“因果报应”的道理。(3)灭谛,是指消灭至苦的原因,就是灭绝欲望,达到佛教的最高理想境界——“涅盘”,不生不灭,永远不超脱“轮回”,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精神境界。(4)道谛,是指刻苦修行后达到消灭苦果的道路,这就要与外界隔绝,以求达到理想的幸福。

  义玄的临济宗,是根据已往的佛义教理创造出来的新的宗教派别,其行动特别讲究“唱”。“唱”是声,与光(照)相应。他“唱”前要用禅风。他的禅风机锋峻峭,别成一家,遂成临济宗。义玄坐化于唐懿宗咸通八年(867年),死谥“慧照大师”。

  义玄所师承的佛教属禅宗,系佛教传来中国流行后生出来的六大宗派之一,创始于中唐而盛于晚唐、五代,由南岳一系发展而成。到了五代年间,由南岳、青原二系演化而成的五宗,他们的基本思想相同,只是接引的方法不同。南岳一系,在百丈怀海门下有沩山灵祜(771~853年),再传仰山慧寂(807~883年)。形成了沩仰宗。怀海的另一门人,黄蘖山希运(?~850年),再传临济院义玄,便成为临济宗。

  《五灯会元》称义玄为“镇州临济义玄禅师”,说他是“曹州南华邢氏子。”自幼就负有出尘之志。他开始在黄蘖山会中“行业纯一”。时睦州为第一座。他与之对答禅风机锋,传闻一时。义玄后来“住镇州临济,学侣云集。”

  一日,他对普化、克符二上座说:“我欲于此建立黄蘖宗旨,汝且成褫我。”二人珍重下去。三日后,普华却上来问:“和尚三日前说甚么?”义玄便打。又三日后克符上来问:“和尚前日打普化作甚么?”义玄也打。到了晚上小参,说:“有时夺人不夺境,有时夺境不夺人,有时人境两具夺,有时人境具不夺。”

  僧人们问他:“如何是真佛、真法、真道?乞师开示。”他回答说:“佛者心清净是,法者心光明是,道者处处无碍净光是。三即一,皆是空名而无实有。如真正作道人,念念心不间断。自达摩大师从西土来,只是觅个不受人惑底人。后遇二祖,一言便了,始知从前处用工夫。”这些都是他的基本认识原则。他要求“参学之人,大须仔细。如宾主相见,便有言论往来。或应物现形,或全体作用,或把机权喜怒,或现半身,或乘师子,或乘象王,如有真正学人,便喝先拈出一个胶盆子。”义玄的“打”,就是禅宗回答不出问题用的老办法,“唱”,才是义玄临济宗的发明创造。

  义玄的老师黄蘖禅师希运说:“既是丈夫汉,应看个公案。”因为禅宗不主张谈佛经,看“公案”就是谈禅经。“公案”中说得最多的问题是:“如何是祖师(达摩)西来意”?现见记录的有230余则,答案各式各样,五花八门。所谓达摩西来意,既毫无意义,又无法正面作答。谁正面回答,就等于说了死话,不配作禅师。一些怪诞的答案,在禅宗中却认为是合理的。实在无法回答的问题,就说些怪话来逃避。这些,都是禅宗的特点。

  义玄所创临济宗,是唐武宗后禅宗五个宗派中第一个创建起来的。其它四个宗派是:良价(卒于899年)与弟子本寂(卒于903年)所创曹洞宗;灵祐(卒于853年)与弟子慧寂(卒于889年)所创沩仰宗(以上都在唐朝灭亡以前);五代时文偃(卒于949年)所创玄门宗;文益(卒于957年)所创法眼宗。在这五个宗派中,只有义玄的临济宗在河北,其余四宗都在南方。因此,959年周世宗灭佛,临济宗在北方依然盛行。南方诸国,如闽国主王审知,吴越国主钱鏐父子,南唐主李升、李璟、李煜等,在离乱之世,都崇信禅教,以求精神寄托。义玄的临济宗,也正好适合了北方人的口味。

  他“到京行化”,也用机锋。他应机多用唱,会下参徒亦学师唱。他召集徒众说:“要会临济宾主句,问取堂中二首座。”后来义玄禅师居大名府兴化寺东堂。咸通八年(867年)丁亥四月十日,“将示灭,说传法倡”说:“沿流不止问如何,真照无边说似他。离相离名人不禀,吹毛用了急须磨。”又对众人说:“吾灭后,不得灭却吾正法眼藏。”三圣出曰:“争(怎)敢灭却和尚正法眼藏?”义玄说:“已(以)后有人问,你向他道甚么?”三圣便唱。义玄说:“谁知吾正法眼藏,向这瞎驴边灭却。”言罢,端坐而逝。塔全身于大名府西北隅,塔曰:“澄灵”。

  义玄作为佛家临济宗的创始人,有《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传世,世人简称《临济录》。他有存奖等弟子22人。由唐代经过五代至南宋,禅宗的各法承相继衰微,唯有临济宗从义玄下传数代至楚圆。楚圆住石霜崇胜寺行化,其下有黄龙山慧南(1002--1069年)开黄龙派;方会(992--1049年)开杨岐派;合前五号为“五宗七家”。其中,黄龙派的“三转语”,表现了这一派的特色。而杨岐派则是传临济派的正宗,并于南宋时传至日本,近年来禅宗有风靡欧美之势,其主要渊源是义玄的临济宗。

  自信是义玄禅法的重要特色,是义玄再三渲染的观点。何谓自信?绝对相信自己赤肉团(指心)上,有一位无位真人(佛),相信自己就是佛,不要向外驰求,不要崇拜经典,不要相信在你的心外还有什么佛在、祖在。他告诫说:“道流,且要自信,莫向外觅。”(《临济录》)信个什么?信你自己就能自作主宰,“你欲识祖佛么?只你面前听法底是”(同上)。有许多人不信自己是佛,总是向外求佛,所以终不得解脱,“如今学者不得,病在甚处?病在不自信处。你若自信不及,即便茫茫地,徇一切境转,被他万境回转,不得自由”(同上)。还信个什么?信一切皆空,无佛、无法、无修、无证,所以不必向外驰求。众生不信这一点,所以终日忙忙碌碌,“大丈夫儿,今日方知本来无事,只为信不及,念念驰求,抬头觅头,自不能歇”(同上)。

  自信和自主相联系,要自信自己与祖佛不别,不是一般地自信,而是“随处作主”,不论在何种境况下,都要清醒,不能失去自我,失去主宰。他说:“大器者直要不受人惑,随处作主,立处皆真。但有来者,皆不得受。”(同上)不管外境多么精彩纷呈,都是空幻的,不要受它迷惑,只有你内在的清净心才是真实的。从这种自信精神发出,义玄发展出了呵佛骂祖的禅风,言语十分激烈,这也是为了突出现实的、具体的人的主体地位。义玄骂无位真人是“干屎橛”,把得到等觉、妙觉境界者呼为“担枷锁汉”,把罗汉、辟支佛称为“厕秽”,把菩提涅盘视为“系驴橛”。不但骂,还要斩尽杀绝,断了人们的崇拜之念,“向里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同上)。义玄鼓励人们敢于反权威,反偶像,不要像个新媳妇那样怕这怕那,“若似新妇子禅师,便即趁你出院,不与饭吃”(同上)。

  义玄指出,呵佛骂祖,毁僧谤经,只有大善知识才能做到,“夫大善知识始敢毁佛毁祖,是非天下,排斥三藏教,辱骂诸小儿,向逆顺中觅人”(同上)。大善知识是已经觉悟自性的人,如果并未觉悟,而在呵佛骂祖的号召下模仿其形式,就会产生流弊,违反禅的本性。

  在修行观上,义玄强调了无修之修,主张平常心,做无事道人。这也不出马祖、百丈的看法。他教导学生说:“道流,佛法无用功处,只是平常无事,屙屎送尿,着衣吃饭,困来即卧。……你且随处作主,立外皆真。”(同上)他提出了“无事是贵人”的说法,无事无求,如果有求,就会被你所求的对象系缚住,求佛被佛缚,求祖被祖缚。要随时都能自作主宰,能认识到世界一切法都是自心佛性的体现,于世间任何一法都能体会到自心佛性。他反对坐禅,骂坐禅的僧人是瞎秃子,“有一般瞎秃子,饭吃饱了,便坐禅观行”(同上)。这是外道法。

  义玄接引学人的方法,更是别具特点,有四料拣、四照用、四宾主、三玄三要。

  四料拣是根据学人不同根机而施以四种不同的接引方法,分为夺人不夺境、夺境不夺人、人境俱夺、人境俱不夺。重我执者破其我执,重法执者破除法执,执我执法者两执都破,不执我法者则不破。

  四照用在方法论上与四料拣相似,为先照后用、先用后照、照用同时、照用不同时。“照”喻指否定事法,对法执者用照。“用”喻否定人我,对重我执者施以用。既执我又执法,则照用兼施,我法都不执,即随机接引。

  四宾主则是在师徒的问答中检验对方的禅学功底,分宾看主、主看宾、主看主、宾看宾。以禅师或善知识为主的一方,参学者为宾的一方,参学者比禅师水平更高,他先设一境,试探禅师,禅师不明白,还装模做样,这是宾看主。或者相反,禅师破除参学者的执著,他却抵死不放,这是主看宾。或者师徒通过问答,都无执著,是主看主。相反的情形,师徒都不知自己披枷带锁,执著外境,是宾看宾。

  三玄三要也是破执的方法,后人多有解释,义玄只说“一句语须具三玄门,一玄门须具三要”(同上)。他总结出三句话作为其宗风,其中每一句含三玄,每一玄又包含三要。这三句是:“三要印开朱点窄,未容拟议主宾分”;“妙解岂容无著问,沤和争负截流机?”“看取棚头弄傀儡,抽牵都藉里头人。”第一句讲禅师在接引学人时,不等对方思量多说,就要分出主宾,使自己居于主位。第二句讲作为主人的言语要含妙机,要用方便法门(沤和)。第三句是讲主宾问答有如摆弄木偶,全靠主人操纵,操纵得法,木偶能活灵活现。问答中,主要应随机接引。

  义玄的作略多与马祖无异,尤以棒喝为最,以喝用得最普遍。喝有多种用法,有时一喝如金刚王的宝剑,一刀斩断学人烦恼困惑,有时一喝如金狮子,能以智慧使人猛醒,有时一喝如同以竹竿探草,用来试探学人悟性深浅,有时一喝没有特殊意义,不作一喝用。对迷执更重者,施喝已无用的情况下,则施棒,当头一棒。这棒喝突出地表现了义玄的峻烈机锋。

上一篇:洞山良价禅师
下一篇:黄檗希运
最新评论

暂任何数据!
发表评论
请注意:评论不要超过250字!
昵称: 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搜索    技术支持:大成网络
E-mai:manling775@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