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佛教新闻 > 枪口下的和尚:香港天坛大佛筹建者释圣一传奇
枪口下的和尚:香港天坛大佛筹建者释圣一传奇
时间:2017/8/4 关注人数: 作者:凤凰网华人佛教

 核心提示:圣一法师1922年生于江门市李家庄,19岁出家,22岁受具足戒,36岁在云居山接虚老法,为禅宗沩仰宗第九世,2010年8月3日凌晨02:46时在逾百位四众弟子念佛声中安祥示寂,戒腊67载,享年89岁。圣老1983年被推举为宝莲禅寺第四代住持,筹建了香港天坛大佛,为香港佛教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圣一法师在协助重建内地寺院等方面不遗余力,因此有“金韦驮”之称。

衍严法师为圣老法嗣弟子,他在接受《温暖人间》采访时回顾了圣老的五个悟境。适值圣老示寂七周年之际,凤凰佛教特意编发此文,以此纪念圣一法师。

圣一法师(资料图)

圣一法师(资料图)

在严师(衍严法师,以下简称严师)带领下,我们来到位于潮州的精舍,参观圣一老和尚晚年居住的地方。走进圣一老和尚静养的房间,墙上还挂着一个残旧的圆形时钟,其指针停在二时四十六分,原来是严师把电源拔掉,刻意把它停留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的凌晨二时四十六分,来纪念圣一老和尚圆寂的时间。严师在这里道出了圣一法师五个不可思议的故事。

枪下不忘众生

“师父一生人曾有两次被枪指吓过。”衍严法师在我们前方盘腿而坐,细说师父的当年勇。“第一次正值日军侵华时期,当时日军封了公家的粮仓(因南华寺的粮也存放在内)令常住数百人面临断粮,师父闻知挺身而出,只身到日本军营,请求日军开放粮仓。”严师怀愐地道﹕“师父常挂口边,如有人肯担当,必让人,如没有则当仁不让。”走到门口,已有日军用枪指向圣一老和尚,危急之际,军营内有翻译员出来。盘问师父的来意,师父冷静答道﹕“我是和尚,要见你们的长官。”良久,师父真的被另一军官接见,师父随即请求重开粮仓,好让寺内僧人能安心修行。军官听后反问师父﹕“你不怕死吗﹖”师父坚定道﹕“出家人不怕死。”军官莞尔而笑,没有答覆,只让师父回去。翌日,日军拆下封条,师父与众人即赶至搬回寺庙存放的米粮。惊险情节不止于此,原来搬米后第二天,游击队突袭抢回被日本人侵占的粮仓。“幸得师父胆色过人,当机立断,保得米粮,”严师父流露出钦佩的表情。

听者惊魂未定,严师父已开始意述师父第二次差点魂断枪下的经历。

师父在西竺林讲《楞严经》,当时有法海法师、泉慧法师及万心法师等人在座,讲经时突然出现两名土匪,并以枪吓着泉慧法师,威迫他带路离开,要其他人蹲下,不能轻举妄动,圣一老和尚即站起,要求土匪以他代替泉慧法师,土匪放走泉慧法师后,马上用枪指向师父由他带路。

忽然响起枪声,原来有人早已报警,警察看到草丛在动,立即开枪,此时,土匪惊恐躲于草丛中,而师父则大声叫道﹕“我是和尚!”警察上前问师父土匪踪影,师父讹称土匪已从某方向逃跑了,其实土匪仍躲在草丛内。何解那些土匪威胁出家人,师父还要救他们?原来师父担心若然让警察发现土匪,必然被打死。“在生死存亡之际,师父仍念念为众生,这就是凡夫和圣人的一念之差,凡夫想到的是明哲保身,而圣人则慈悲为怀,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师父当时只有二十多岁,年纪轻轻已有此心量,他的善根真是非同凡夫,一生都为众生忙。”严师补充道﹕“师父从来未提及过此事,倒是由泉慧老法师亲口向我述说。”

说到这里,众人不约而同静默了一回,情节很是惊险,仿如电影,同时令人无不赞叹老和尚的仁、义、智、勇。严师整理衣袖,又继续分享老和尚的另一轶事。

普陀山觐见观音菩萨

师父朝普陀山到梵音洞,闭目拜了约两小时,礼佛后张开眼,便见观世音菩萨现在面前,我问师父观音菩萨现什么相,师父说他跟着菩萨由梵音洞走到紫竹林,菩萨头戴五方佛冠,穿着黄海青,观世音菩萨手持一个盆子和一部《妙法莲华泾》到了紫竹林,然后把经书交给师父,师父问观世音菩萨所谓何意,观世音菩萨随即把盆子放下再端起三次,师父会意即在菩萨盆中取得经书及一件红祖衣。我问师父,盆子放下三次代表什么,师父说放下三次是指三年后可以讲经。师父果真三年后讲《妙法莲华经》。那么观世音菩萨送的《妙法莲华经》又在哪里?师父笑道﹕“你们常常都会见到!”原来师父回港后,拿这本经印了一千部都放在一起,师父没有把它作为个人珍藏,而要让每一个来诵经的人都可以和观音菩萨这本经结缘。“师父确是做到无相不执著,”严师点头赞道。

注;重建普陀山时,普济寺大殿的毗卢观音便是照师父在梵音洞中所建的法相来塑。

普陀山开光时,请师父为紫竹林山门写一副对联。上联是“龙王让地遍地石头开紫竹”。普陀山原本住了一条龙王,观世音菩萨也深知龙王的神力,要在普陀山办道场,龙王一定不会让地,便和龙王斗法说;你要是不能把身体绕山一圈头尾相连,便让出此地,给我作道场。因龙王知道不要说一圈,绕三圈都可以,所以马上同意和观音菩萨斗法。谁知用尽神力都不能绕一圈,斗不过菩萨的神通,不得不把普陀山让给菩萨办道场。相传观世音菩萨是在紫竹林修行,但是全山都没有紫竹,为什么师父说﹕“遍地石头开紫竹”?菩萨又在哪里修行呢?于是严师每次去朝山都想找到答案。在二零一三年,严师去普陀山和道慈大和尚找地为师父建舍利塔,回程等船时,突然一个浪打过来,发现海边的石头上现出紫竹,他终于找到答案了“遍地石头开紫竹是真的,原来那些石头湿水后便会呈现紫竹纹,普陀山石头遍地,即整个山头都是观世音菩萨修行的道场。”足足等了二十多年才解开这个谜,严师难掩他雀跃的心情。

师父的梦话

严师出家后一直和老和尚同住一个房间,有一天在半夜,突然听到师父说话:“你不要来找我救你,你没有持戒,我救不了你……”严师忆述那天晚上听到师父的话,他笑道﹕“晚上很多人来找师父帮忙的。”有一次天亮前有人来请师父去讲经(因为第二天师父是要去香港讲地藏经)师父以为时间到了,便跟他出门口,走到客堂前,看见一匹白马在等师父。上马后,马越跑越快,越快越黑,途中看见很多手脚不全的人,面黑如灰碳。马停后,有一皇者来迎,请师父上坛说法。我问师父当时说什么法,师父说:念了三遍大悲咒,再念三皈依,便下了坛。再骑回白马,马也是越跑越快,但是越快越光。下马的地方正是宝林禅寺大殿正前方的两块大石头。严师问老和尚这么阴深恐怖会怕吗?老和尚答﹕“当时一心念佛,正念现前没有怕与不怕。”严师再问师父,那天会不会是在做梦?师父说,白天有想过或做过的事,晚上在静中见到观音菩萨的现身,这不是在做梦。严师说:师父白天也不会打妄想,晚上哪里会做梦。原来老和尚的梦话也是见观音菩萨的桥梁。

黑夜中的闪电就是悟境

窗外天色渐暗,眼前严师盘腿而坐多时仍稳如泰山,轻松自在,与众人谈及师父的悟境。因香港很多居士都传说师父已开悟,所以严师便大胆的向老和尚求证。什么叫开悟,师父说:“悟道就好像虚云老和尚,日夜放大光明,连晚上也能清楚看到山河大地。而未悟道者,日夜犹如处于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严师顽皮的续问﹕“师父,现在的境界是白天还是黑夜﹖”师父说﹕“犹如黑夜中见到闪电,过后也是黑漆一片。”严师当下楞住,再问师父闪电是什么境界,师父说:犹如虚空粉碎。严师惊恐的问:师父是开悟吗?(因严师以为虚空粉碎便是悟道)师父很平和地说,自己还没到开悟的境界。师父再开示,古人说:“两头泥牛斗入海,直到如今无消息。”意思是说,两头泥做的牛打架,打到海里去,泥巴遇水即化,什么都没有。比喻真如和妄想,一拍两散,即真妄两亡。师父再说:当时用功是参“无”,提起话头,妄想即消失,但突然间妄想排山倒海而出,师父再提起话头,正念现前,话头和妄想一拍两散,这便是虚空粉碎。严师听后已拜服得五体投地的说:师父当下已开小悟,正如赵州从谂禅师所言﹕“大悟十八回,小悟无数次”。对我们来说一个小悟已是惊天动地的境界。不要小看师父的一次闪电,但在电光火石间,这一光便看到菩提路。以后对佛法不会再生疑。师父再开示用功的方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其实应是魔高一尺,道高一尺,只需打成平手,有妄想就提话头,没妄想不要提,但现在的人,妄想没来已提起话头,很多人因此跳不出这个境界。就像兵捉贼,贼还没到,兵就来等,究竟兵要守门口,要守多久,才遇到贼,应该是兵贼两者狭路相逢,就刚好一网打尽。正是黑夜闪电,这一闪,照出菩提路。“修行无别修,贵在识路头,路头若识得,生死一起休,”严师赞叹师父,真是大慈大悲的大善知识。

文殊菩萨五次现身的启示

严师沉默片刻再道﹕“师父离开南华寺时,虚云老和尚要师父先去朝四大名山,师父带着老和尚的嘱咐朝五台山,在龙洞见到文殊菩萨现身五次,把师父一生的宿影现了出来。”第一次现阿弥陀佛,因为十五岁那一年有人送了一本讲阿弥陀佛及凈土法门的佛学小丛书,这是师父首次接触到佛法。第二次是现释迦佛,表示师父十八岁出家了。第三次是现文殊菩萨,表示师父二十八岁后便在世界各地乃至虚云老和尚五九年圆寂后首位在国内讲经弘法者。第四次现赤面伽蓝菩萨,“伽蓝”是指佛教道场、寺庙的护法,七九年改革开放后,也是首位回国护持和重建全国大小佛教道场及传戒弘法者,所以老和尚一向有金韦驮之称号。老和尚淡然地说;第五个相表示“可能会死。”原来第五次是现太子佛像,严师连忙说﹕“师父,有佛出世!是师父开悟了。”老和尚听后微笑不语,往后不再谈及此事。

直到一九九七年,老和尚提出要去印度,回来后也突然宣布退位让贤,更是师父第一次把在虚云老和尚接的法脉传出,事情安排好后,法体开始示疾,直到圆寂。老和尚圆寂后,严师猛然想起师父说;见到文殊菩萨现太子佛相,因为印度是佛陀出生和涅槃的地方。才明白到可能会死这句话,师父是自知时至,把事情安排好后,安详而去。

最新评论

暂任何数据!
发表评论
请注意:评论不要超过250字!
昵称: 验证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搜索    技术支持:大成网络
E-mai:manling775@163.com